国产动漫要告别低龄化 走产业链整体发展之路

时间:2013-08-16 | 来源:中华工商时报
核心提示:入夏以来,各种动漫博览会接踵而至,一派火热。这些节,这些展,对动漫产业的发展不是没有作用,但还没起到应有的作用。动漫节作为一个产业展会,它最重要的功能是促进产业发展,而不是把它搞成嘉年华,热闹一下就算了

  入夏以来,各种动漫博览会接踵而至,一派火热。这些节,这些展,对动漫产业的发展不是没有作用,但还没起到应有的作用。动漫节作为一个产业展会,它最重要的功能是促进产业发展,而不是把它搞成嘉年华,热闹一下就算了

  7月初,从上海动漫游戏博览会烧起一把旺火开始,这个夏天的动漫展会变持续升温。比如7月下旬的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,8月8日的北京鸟巢大型室内嘉年华“天空之橙”,8月11日为期三天的江门侨乡动漫节,9月份也不会闲着——第二届“动漫北京”活动将在2013年9月18日-20日北京石景山首钢厂区召开。

  夏天是动漫展的狂欢季,但也常被业内人士所诟病。“中国的动漫节目前对动漫产业的发展不是没有作用,但还没起到应有的作用。动漫节作为一个产业展会,它最重要的功能是促进产业发展,而不是把它搞成嘉年华,热闹一下就算了。”华侨动漫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经理朱建国如是说。他认为,真正的动漫节应该像国外一样,做成一个产业展,搭建采购商与供应商的平台,但是在中国,动漫产业还处于一个初级发展阶段,其他的行业、企业并没有认识到动漫产业与它的联系,这是中国的动漫节未能真正发力的原因。

  联系到整个动漫产业链,虽然近年来一直呈现着蓬勃态势,但在整个大环境下,发展现状并不如表面乐观。

  动漫企业必须学会断奶

  近年来,由于政府大力推出许多动漫利好政策的影响,中国国产动漫的数量呈飞跃式增长,仅在2004年到2010年的7年间,增长量就达到了50倍,甩开美国、日本、韩国等国家成了世界上动漫制作量最大的国家。2011年,中国共计制作动漫26万分钟,遥遥领先于第二位9万分钟的日本。但与此不匹配的是,我国去年的动漫产业总产值约为600亿元,而日本为1.67万亿元,且缺乏有影响力的精品。

  “中国动漫的发展过程同美国或日本、韩国等国不同,是以消费者最近的下游产业为开端展开的。”广电总局宣传管理司司长高长力说:“我们必须认识到,优秀的国产动漫与世界上的动漫先进大国相比,还有很大差距。在广电总局所设立的表彰动漫作品的大奖获奖名单上,特等奖连续三年空缺。抱着想要作出成果,想要获利的心态制作出一般般的作品,或是为了维持频道运转,播放一些目光短浅的作品,或是收费却劣质的作品——这种低端的成长方式是不能长久的。”

  目前,我国动漫企业多为小微企业,规模小,抗风险能力低。在从数量发展到质量发展的过程中,对于政府来讲,扶持政策要更倾向于版权保护、培育市场环境,激发企业的创新活力等方面。业内专家表示,这种情况下出现的另一顽疾便是,中国动漫企业大都没有“断奶”,过分依赖政府补贴。而且为了更多获得补贴,拼命加长集数和时间,不顾作品质量。这种局面必须改变,否则,企业和产品就不会完全市场化,也不重视市场化,严重制约了中国动漫产业的发展。

  中国移动手机动漫基地的负责人表示,另外一个制约是我国动漫产业链条的不完整。“生产环节放开,但销售环节即播出平台并没有放开。”他说:“目前动漫的播出平台主要是电视台。电视台要审片,周期较长,并且还存在通不过的风险。这导致动漫企业的风险不可控。而且,电视台的收购价很低,很多企业成本都收不回。风投也不愿意冒险。”

  国产动漫要告别低龄化

  文化产业一直提倡扶持民族和国产。因此国产动画片的发展,关系着整个国家动漫产业发展的重要因素。数据显示,2011年,国家动画产业基地自主制作完成的国产动画片有276部、总时长达到190290分钟。当时中国动漫产业的整体总产值为621亿元。然而这一年同期,美国梦工厂出品的仅一步《功夫熊猫2》,时长为90分钟,取得全球票房6.6亿美元,约近40亿元人民币。

  国产动画片长时间以来走入一个误区,即认为动画片是给小孩看的。于是成人的臆想中,便出现了众多不着边的作品,要么就是各种无厘头科幻,殊不知动画和动漫是有区别的。也就是近几年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、《熊出没》等国产动画的出现,才有了“全民动漫”的趋势。国产动画开始逐渐摆脱低龄化尴尬,慢慢摸索出自己的道路。

  比如《喜羊羊与灰太狼》热播后,出版公司开始每年拍一部电影,连续拍摄5年,取得了超过7亿元的票房收入。再加上广告代言、形象授权等产业链条的一系列启动,国产动漫终于享受了一把久违的经济收获。紧接着是《熊出没》,先动画片预热,再进行光盘、图书和数字产品推广,最后炒卖衍生品。据其制作公司的一位负责人介绍,目前《熊出没》在玩偶、图书、影音以及电子设备等多个领域的授权合作都已经完成。仅图书上市后便已经发行了55万册,收入880万元,而且还在持续增加中。

  所以定位很重要。两部动画片的共同之处在于“全年龄段”受众人群。以轻松幽默的风格营造“合家欢”,甩掉低龄幼稚化。

  “动漫产业是整体文化产业成熟度的反映,我国的文化产业才刚刚起步,动漫业存在低龄化问题也是文化产业阶段性发展的正常表现。突破是必然选择,但不能操之过急。”辽宁大学文学院一位长期研究动漫文化产业的副教授如是说。

  需要走产业链整体发展之路

  动漫业是英国第一大产业;美国的网络游戏业连续多年超过好莱坞电影业,成为全美规模最大的娱乐产业;日本的动漫产业被称为“国家第三支柱”,市场份额占据全球2/3,并被政府视为“国家战略”和“国家外交策略之一”;韩国动漫业则是国民经济六大支柱之一。有文章甚至指出,全球第三产业中,“动漫产业”的增加值已经超过电影,跃居第一,被称为IT行业之后下一个朝阳产业。

  而中国动漫的产业化发展,还处在初级状态。不过虽然面临诸多的突出问题,其发展前景还是一直让大多数人期待。比如日本现在的产业规模有1万亿元以上,中国还不到日本的十分之一,所以提升空间无限。大部分业内人士认为,除了扶持政策会进一步加强和细化,产业成熟度也会越来越高,这将是中国动漫日后的发展规律。

  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关宇介绍,2012年,北京的动漫游戏产业总产值达到180亿元,今年预计年度总产值将突破200亿元。各地都在寻求突破。

  如何突破?若单靠出售动漫播出权,大部分企业都收不回投资,聪明的企业都会依靠动漫衍生品来赚钱。其中关键是要关注和整合产业链的完整发展,打通上下游。例如充分利用动漫企业洽商交易会,和国际、国内的动漫游戏企业进行商务洽谈和推介,包括动漫游戏原创研发、衍生产品开发、渠道发行、综合运营平台、媒体广告、投融资等领域,用最新的技术和产品,充分展示动漫产业前沿视角。

  再就是重视投融资前景。光大证券在日前发布的动漫行业研报中即表示,动漫行业是文化传媒板块中受束缚最少、发展最迅猛的子板块,行业年均增速近30%。一些经过草莽探索已初步构建起有效盈利模式、取得正现金流的动漫企业,面临行业的量大质次、产业链不完善问题,将取得进一步突破并奠定先发优势的良机,在文化消费快速增长、政策松绑环境下,有望成为行业的领军企业,维持该行业“买入”评级。

  警惕“流水”的人才

  人才难求是动漫企业的通病。比如东莞。东莞全市与动漫衍生产品相关的企业有5000多家,其中规模以上企业1000多家,95%以上的动漫衍生品生产企业都是为欧、美、日等动漫衍生品品牌加工,许多世界一流的动漫玩具产品都是东莞制造。但是全市只有约50家动漫原创、品牌授权和衍生品设计企业。

  东莞大多数动漫从业人员的工资是3000多元,相对于游戏开发,工资低很多,很多从业人员在动漫公司做两年有了经验后,就跑到广州去发展。“动漫人才流失率很高,我们公司还好一些,很多动漫公司的员工都是做一两年就跳槽,跑广州做游戏去了。”“水木动画”总经理祁世金说:“我们就像学校一样,培养出来的人才,很多却成了游戏行业的精英,但是如果大家都不愿意培养,动漫行业又难以发展。”

  尤其是编剧人才亏缺严重。一位动漫企业主告诉记者,目前这一行对编剧的要求其实并不高,一般只要是文科专业,大专以上学历相关专业,中文或影视编剧优先,在读或已毕业皆可。但即使这样,依然很难招到人。水木动画想自己培训人才,曾经在三楼成立了实训中心,一年时间上千人到这里培训过,不过雁过拔毛,最后留下来的,只有30多人。

  “我国动漫人才实战经验不足,且一些高端人才没有形成合力,导致动漫人才的匮乏和人才培养机制的滞后,这才是制约我国动漫产业发展根本的巨大瓶颈。”相关专家认为,整合产业链的同时,千万不能忘了复合型高素质人才的培养,因为人才才是推动整个产业链发展的源动力。

收藏到:标签:

更多